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作文 > 童话作文

王二变成了堂吉诃德-想象作文

上传时间:2016-12-06 17:53:13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点击 :

王二变成了堂吉诃德-想象作文

在王小波的《黑铁时代·万寿寺》这部分里,我又找到了《黄金时代》《白银时代》里面那个熟悉的名字——王二,与前两部书所不同的是,《万寿寺》里的王二就像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,他虽不与风车决斗,但去凤凰寨的一系列举动较之堂吉诃德,有过亦有过及,更确切地说,王二得了“疯病”!
《万寿寺》这部分取材于杨巨元的作品《红线传》,文中的薛嵩为大唐节度使,到凤凰寨建功立业,其间抢妻子苗女红线。故事的主人公王二与薛嵩穿插交替,红线与王二的妻子白衣女人界限也模模糊糊。就连作者自己都弄不清自己究竟是王二还是薛嵩。不论是谁,是在现实中的万寿寺,还是在理想中的凤凰寨,作者都在寻求一种自由的生活状态。
薛嵩生活的凤凰寨有小妓女、老妓女两人,小妓女属自由派,老妓女属学院派;王二工作的万寿寺里,更有学院派与自由派之分。这两个时代折射出的是作者王小波灵魂深处的憎恶与向往:他讨厌循规蹈矩的生活,更讨厌沉闷压抑的工作环境。即便万寿寺的工作人员坐在臭气熏天、满地屎尿的办公桌上办公,也不变通地接受王二修理厕所下水管道的建议,迂腐程度可想而知。而在薛嵩生活的凤凰寨里,赋予王二灵魂的薛嵩却可以为所欲为,一门心思扎在建设上,做自己想做的事,营建自己的“乌托邦”。
开篇的王二因偷跑到单位修理下水道而被汽车撞到脑袋,导致失忆,随后记忆一点一点地恢复。恢复的过程是个痛苦的过程。这正是作者王小波心声的表达:“所谓真实,就是这样令人无可奈何地走向庸俗。”
庸俗,多么可怕的字眼,却又是多么无奈的字眼。无论曾经的我们有怎样的朝气和与众不同,现在的我们也渐趋于庸俗了。不敢坚持自己的观点,怕招来异样的眼光。慢慢地,坚持的越来越少,屈服的越来越多,最终无可避免地成为大众中的一个,毫不起眼。有人渴望毫不起眼,毕竟毫不起眼不会使自己成为众矢之的。于是,我们蜷缩起飞翔的羽翼,紧紧地挤扎在人堆里。渐渐地,我们忘记了飞翔,更忘记了我们有飞翔的资本——翅膀。我们亲手把剪刀递给学院派,用折损羽翼换得安稳余生,殊不知,安稳余生没换来,却换来了顾影自怜的凄怆。
我想,我更愿意做那个向着风车挑衅决斗的堂吉诃德,虽然可笑、荒唐,毕竟敢于做常人所不敢做。“绝望是无限的美好。”王小波用他的语言,向我们诠释了他的思想。我想:即便在绝望中庸俗,也要坦然、微笑。

相关文章
上一篇:科普征文:梦游冰淇淋国
下一篇:返回列表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我要投稿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童话作文随机推荐
童话作文热门点击
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360fww.com
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