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心情日志 > 心情不好的日志

过年也闹腾-心情不好的日志

上传时间:2014-02-02 13:04:22  来源:心情不好的日志  作者:心情日志  点击 :

过年也闹腾-心情不好的日志

听老辈人说,年三十晚上,离世的亲人会回来看望家人。我知道,这只是个说法,没有谁把它当真。可即便是个说法,至少也是个温情的说法。年三十晚上,七时许,我走上楼去,楼上有一个房间,专门摆放父母遗像,遗像前有一个大香炉,香炉是我请河北曲阳的朋友做的,他在当地是个有名气的雕刻大师。

同别人点香的方式略有不同,我是先磕头,再点香,点完香,再磕头。给父亲点烟,是在点完香之后。做完这一切,我便坐下来,自己也点一支烟,悠悠地抽着。我的目光始终不离父母的遗像——父亲总是笑着,而母亲则一脸的戚然。今天晚上,我奇怪地发现,母亲的脸上好像有了些许笑意,父亲则是咧开了嘴巴。我笑了,开怀地笑了——我把这一瞬间所见到的景象视为父亲和母亲回家来了。当这个意识更清楚地在我心田、大脑回旋开来时,我又倏然间悲切地哭了。摘下自己的眼镜,我把父亲母亲的两张遗像拿起来放到我眼前,父亲笑得很开心,母亲的脸上则只有微微的笑意。

三支香在香炉里燃得很旺,长长的香灰兀自立着没有掉下来。香烟一明一灭,好像叼在父亲嘴巴里。这时热气腾腾的饺子和香喷喷的汤圆上来了,各种热菜也上来了。我打开一瓶白酒,又打开一瓶干红。白酒给父亲,干红是母亲的最爱。我给自己先斟一杯白酒,又斟一杯干红。我端起白酒,对父亲说:“爸!儿子敬您一杯酒!”我一饮而尽。我又端起一杯干红,对母亲说:“妈!儿子敬您一杯酒!”我一饮而尽。

两杯酒下肚,醉意便沉重地涌上来,我的舌头好像也大了,两只眼睛开始迷离。外面,爆竹和烟花的爆裂之声,此起彼伏,风起云涌。在醉酒中,我的心脏更加地不好了,我突然有些惊恐:我怕我会死在这过年里。

相关文章
上一篇:我的三哥、只想你安好-心情不好的日志
下一篇:无趣无奈的中国年-心情不好的日志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我要投稿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心情不好的日志随机推荐
心情不好的日志热门点击
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360fww.com
-->